凤凰智库

陆川:动物身上的可爱和人性

P442004,陆川的野生动物保护电影可可西里上映。十二年后,一部描述中国独特动物的大电影《我们出生在中国》(Were Born in China)也登陆了中国,就像电影故事中的转世一样。导演陆川也承认导演这部电影就像是他自己12年的转世。

P44日前,导演陆川和著名作家、湖南省文联名誉主席彭建明、中国绿色基金会自然中国专项基金顾问、世界自然基金会高级官员江勇参观了著名的艺术沙龙,讲述自然的故事,从电影、文学和环保领域讲述自然的故事。

2016年9月18日至10月12日,由中国绿色基金会、湖南省林业厅、潇湘电影集团和长沙市文光新局联合主办的自然生活爱心公益形象展和物种100生态保护系列在长沙博物馆举行。

作为这一系列公益活动的核心内容,自然生活爱心公益形象展目前正在长沙博物馆展出,并向公众免费开放。

陆川、彭建明和江永领导的艺术沙龙是这一系列活动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P44谈到电影《我们出生在中国》,陆川在沙龙上说,当我第一次拍这部电影时(我们出生在中国),我看到了更多的挣扎。

因为我知道中国野生动物的生活环境很差。

但是迪斯尼让我为全世界的孩子们拍一部快乐的电影。

起初,我拒绝了这个请求。我说你不了解中国。

后来,我发现我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至少70%到80%的野生动物在面对300多个小时的材料时是快乐的。这让我特别感动,即使生活艰难,支撑他们在阳光下奔跑和站在雪中的力量也是生命开始时的快乐。

当我捕捉到这种真正的快乐时,我会尽情捕捉这些快乐的时刻。

陆川直言,如果说《可可西里》和《我们出生在中国》的感觉差异在于拍摄《可可西里》时,我发现了人的兽性,而拍摄《我们出生在中国》时,我发现了动物的人性。

P44陆川说你总是说动物有灾难。这就是人类认为的灾难。

它可能会在吃东西和晒太阳后感到快乐。

所以没有理由切断所有的幸福,制造特别的痛苦。

这是最大的谎言之一。当然,你认为野生动物的生活环境是好还是坏?

然而,如果仅仅从他们的生活状态来看,我想说的一个最大的真理是幸福,而不是内心的痛苦,这支持他们生活在中国的土地上。我想我将来可能不能拍这样的电影,但是这部电影是我状态的最真实的表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